<p id="srn3n"></p><p id="srn3n"><del id="srn3n"><menu id="srn3n"></menu></del></p>
    
    

  1. <td id="srn3n"></td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t恤資訊 >擁有強勢的女上司是怎樣的一種體驗?

    擁有強勢的女上司是怎樣的一種體驗?

    發布時間:2019-09-18 20:31:15
    作者:ACG調查員

    初遇

    事情得從我進入這家外貿公司跑業務說起,那年我二十五歲,風華正茂,外帶說一句,血氣方剛。老板三十多歲的一美少婦,叫黃什么倩,是個極其變態的家伙,聽人說是此女嚴重的內分泌失調,說話做事狠得不得了,而且有性虐傾向。我起初不大敢相信,你說這么一年輕漂亮(四十歲以下的有錢美女在我看來都是獵逐的對象,所以我喜歡稱她們年輕漂亮)的美女怎么可能像他們說的那樣??梢粋€月下來我算是真正見識到了什么叫做美女也殺人,什么叫做色字頭上一把刀。

      我們這個部門以男同事居多,幾個元老級的女人都是既沒姿色也沒有品味的老女人,可能是老板故意安排的。整個業務部每天都彌漫在殺氣當中,同事們(準確點說是男同事)都是在那變態近乎歇斯里底的叫囂中度過,我懷疑她以前是不是女高音,說話的時候比帕瓦羅蒂唱歌的調還高。美女老板有條鐵的定律:這個部門從來不養閑人,一個月沒有業務,就TMD得卷鋪蓋走人,從我進來這一個月到今天,已經有六個人掛了,三個是被開的,兩個是被罵跑的,還有一個是被嚇跑的,據說這位仁兄走的時候還嚇得把一泡尿撒在了褲子里。大家都說這變態肯定性生活不和諧,要么就是更年期早到。

      有人要問了,既然這樣,怎么還有這么多人跑來送死,通過我近一個多月的細心調查取證,得出以下幾條:

      第一、美女老板為人很大方,基本上在她的手下能撐得下來一年的,第一年買房,第二年買車,也正是因為如此,才有那么多的人拼了老命的趕來送死,我就是其中之一,奶奶的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這年頭不冒點風險怎么發大財。

      第二、老板是個美女,而且家財萬貫,很多狂蜂浪蝶,不惜以犧牲肉體為代價,妄想捧得美人歸。據說這女人性欲極強,差點的男人根本就滿足不了她,這一點本人很自信,雖然沒有實戰經驗不多,但我知道我能,無限可能。

      第三、這一點最為重要,就是她還是個單身,經過我多方考證,她那個準老公(未進行正式的拜堂儀式)在未插上旗,就在一場車禍中一命嗚呼了,將偌大一筆財產留給了黃倩。聽人說黃倩這女人以前相當保守,準備在新婚之夜將自己完整的奉獻給這個準老公,但經過本人多方考證及分析,這一傳言純屬扯淡,黃倩在N年前就不是黃花大閨女了。

      諸君可能要問,為什么我對這女人這么感興趣,是不是和他有一腿,我謹以人格發誓,截止目前為止,我連她的一根小小指頭都沒有碰過,但未來不一定。我之所以對她這么感興趣原因很簡單,有一天她笑瞇瞇的拍著我肩膀說了句:二牛,好好干!你會有前途的。我是不知道她是讓我好好干工作,還是暗示我好好干她。所以,從那時起,我把她當成了自己人。

      雖然如此,但她沒有明示,我還是需要在在這樣壓力超大的環境下,顫巍巍的度過每一天。下了班,不得不去找地方發泄,MD,總有一天老子要不這娘們搞上床,好好騎騎她,這是我平生以來第一次發誓,而且是以為一個女人。

      人說物以類聚,人以群分,到了這家公司很快就和馬兒、同志混在了一起。馬兒原名凌寒,見女必追,追到必御,是個賤逼到家的家伙,“種馬”之名也由此而來,我覺得這個名字大為不雅,就叫他馬兒了。同子原名李桐,因為此男只喜男色,不喜女色,由此得名,由于志、子基本同音,我們就如此稱呼,但這只局限于我和馬兒之間,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,事先申明一點,我只喜歡女人,與同子毫無瓜葛,至于馬兒,這個賤到家的人,不排除雙性戀的可能。

      還是言歸正傳吧,那天從“紫晶閣”大浴場出來(此浴場是本城最大、妞最靚的、服務質量最好的第三產業集中營,這里有句名言:不到紫晶非好漢,不打飛機最遺憾。這里最出名的就是打飛機,活絕對一流,由于不是重點,此處不再一一細數),三個人直接奔向“花中花”迪廳。

      這家迪廳以前來過很多次,總結一下就是:妞多,美眉漂亮,質素相當好。這不,剛一進門,就被一個穿紅色裙子人間尤物撞了一下。

      不好意思!尤物撞完人不待我看清楚臉,就飛也似的跑了。

      怎么了?馬兒見我不動。

      撞到我了。

      知道撞到你了,撞你哪里?你沒事吧?

      她的咪咪撞到我了。我抬起自己的手肘,就在剛剛,尤物胸前那團軟軟的東西就和我的手肘來了個親密接觸,雖然尤物已經無影無蹤,我卻仔細回味著這酥軟的感覺。爽!雖然沒有看見那女人的樣貌,那滿身的香氣和那鮮艷的紅色足以讓我渾身亢奮??催^斗牛的人都知道,斗牛對于紅色很敏感,有人說那是因為斗牛是色盲,只認識紅色,我看那是扯淡,所有長著雄性器官的動物,只要見到了紅色,沒有不抓狂的,比如紅色的罩罩,紅色的小內褲。不信做個試驗,把一個紅色的罩罩放在你面前,看還色不色盲?剛才那尤物卻將紅色內褲改大了,當裙子穿,你說我能不亢奮嗎?

      MD,剛摸完咪咪,又被咪咪撞,看來今天艷福不淺呀!我樂呵樂呵的進了舞池。

      兄弟,今天的貨色都不錯呀!馬兒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盯著搖擺的女人的屁股看個不停,那是一個黑色呢子超短裙包裹的翹翹的PP,難怪馬兒這鳥人受不了刺激,雙手已經止不住的摸了過去。

      流氓,你干什么?一個個子高高的漂亮女孩一把推開了馬兒。

      我目測了一下,這女孩.的個頭,正好配我.0的個子,馬兒不行,他要看這美女,得抬高了頭才能看到她。

      這女孩喜歡穿白色衣服,看起來很清爽,一身運動服打扮,奶奶的,挺有錢的,是阿迪達斯的新款,這一套下來至少要000多。奶奶的,身材真不錯,尤其胸前的那兩團軟肉,比紅紅的可大多了(紅紅是剛才“紫晶閣”的小妞),如果說紅紅的是桔子的話,那這美女的絕對可以稱得上了菠蘿了,而且是大菠蘿了,也不知道怎么長得,看起來瘦瘦的,怎么撐得住那么大兩團肉。估計紅紅看見了這咪咪,她可要跳樓了,她自稱紫晶閣第一波霸,霸個吊,還不到人家一半。

      我看女人有這么個習慣:胸以上看.秒(只要臉過關,基本上就可以往下看了),腰到胸之間瀏覽秒(胸大不行,還要屁股翹),腰以下.秒(屁股過關了,基本上就可以放心大膽的看咪咪了),然后定格在腰與胸之間。此刻我的眼睛就直勾勾的盯著那菠蘿。

      正在我欣賞這人間勝景的時候,馬兒這小子沒臉沒皮,女人推他,他以為人家調戲他,還只往人家跟前湊。

      姐姐,她裙子后面有根線頭。真佩服馬兒的眼力,這么黑的燈光下,在黑色的裙子上居然還能找到線頭。

      翹PP的女孩轉過了頭,一看后面一個猥瑣的男人正色迷迷的看著自己的PP。

      你干什么?翹PP女孩滿臉怒容。

      線頭,我看到個線頭,想幫你拔掉,我沒有惡意,我是好人。真TM的不要臉,他要是好人,我就是耶穌了。這馬兒不要起臉來,美女就是吐口唾沫,他也能給舔了,這或許就是為什么馬兒超好女人緣的原因吧,一個字:賤!馬兒定律一:男人不賤,女人不愛。你越是賤,女人越愛你。純屬狗屁邏輯,本人還是相信人間自有真情在的。

      翹PP女孩在自己的裙子上找了半天,終于在PP旁邊的大腿根部發現了那個線頭,女孩一下子就臉紅了,猶豫了好半天,咬咬牙,為了避免馬兒的糾纏,一狠心,把線頭給拔了。

      先生,沒線頭了?你可以走了嗎?翹PP紅著臉。

      讓我再看看還有沒有別的線頭。馬兒這丫真不要臉,得了便宜,還裝逼。我一把拉走了馬兒。

      不好意思。我朋友可能喝多了。我拉馬兒走的時候,朝菠蘿笑了笑,菠蘿估計現在對我肯定特有好感,我把一個賤到沒邊的流氓從她們身邊拉走了,她們還不得對我感激涕零。

      你丫賤,也要賤的有些理智,人家好好的一個姑娘被你折騰成什么樣?我有些打抱不平。

      你別TM裝逼,我還不知道你,還不是看上大奶妹了,喜歡就上,拐彎抹角的扯什么淡。真佩服這逼人,一眼就看出我在想什么?

      扯淡,我才沒你那么犯賤呢?

      別不承認,好了,我去蹦了,同子,一起去吧,那邊帥哥多的是。馬兒一拉同子下了舞池,這逼人精的很,知道同子不會給他搗蛋,直接拉了同子去,把我一個晾在了一邊。


    ?

    救美

     帥哥,請我喝點酒吧!我扭頭一看,一個騷逼兮兮的女人已經拿起了我的酒瓶,咕嚕嚕喝了起來,跟了馬兒這么多年,一看這就是個典型的小姐,而且是個不怎么敬業的小姐,臉上的粉都快掉下來了,還一個勁的往我身上的貼。

      我仔細看起這個女人來,從馬兒那里知道。小姐分這么幾種:

      最高級型:一般本身也是名人,或小有名氣,它們一般主要跟高級人睡,本身并不追求自己的享樂,她們追求的是性之外的東西,例如權力,地位等,不排除有些人也是被迫的,類似于無暴力強奸。這一類,她們的嫖客局限一人,我想我和馬兒是基本上沒有指望。

      高級型:大多數都是非職業的,一般比較漂亮,比較性感,以不出名的娛樂工作者,例如:唱歌的、跳舞的、模特居多,近幾年,又有新的趨勢,一些?;?,也加入了該行列。她們往往有固定的嫖客,但不超過0人,嫖資一般不固定,但以萬計,估計我和馬兒享用不到。

      中級型: 這一類,嫖資00~000之間,主要活動于星級酒店,寫字樓,公寓,夜總會,自己的住所,網絡聊天室,服務于在上述場所的活動人員,這個我和馬兒倒去過幾次。

      低級型: 該類人員主要集中于歌廳,發廊,洗頭房,迪廳,酒吧,一些小飯店,嫖資00~000元不等,這是我和馬兒、同子常去的地方。

      最低級型: 這一類以站街女為主,嫖資0~00元,這一類人員較雜,服務對象也較多,我個人認為,這一類廣大炮友應加以關注,因為這一類人,有許多是素質不錯的,價錢又很低,但我是沒有見過這一類里有出彩的。

      一看這女人,就是屬于金字塔最低層的女人,典型的站街貨,我一時失了興趣,而且這種女人基本上很不安全,最重要的是今晚我還有正經事要干,擺擺手趕走了女人。

      趕走女人的同時,我突然發現一雙靈動的眼睛正看著我,奶奶的,不是吧,菠蘿正朝我笑著,剛才的一切都被她看在了眼里,我一時慌了神,得虧剛才沒有搭訕那站街女,要不然,我渾身打個冷顫,看來奶奶的天也幫我。從她的眼神中,看得出她對我是贊許的,美色當前都不動心,這種男人現在這世道,打著燈籠都找不到。

      看來今晚我是非有此艷遇了,我心里美滋滋的,朝菠蘿拋了個媚眼,菠蘿笑著低下了頭,喝起了啤酒。

      我尋思著,總不能讓人家MM過來泡我吧,這個世界不管怎么變,就是有一點不變,男人都是好色的并主動的,女人就是好色也會矜持,但極個別的超級淫娃除外。我站起來,準備朝菠蘿走去。

      這時一個長毛走到了菠蘿面前,沒說上兩句就對菠蘿動手動腳的,菠蘿極力回避著,整個人站了起來。我一看這樣,一時火起,拎了兩個酒瓶叭叭兩下結結實實的砸在了長毛的頭上。

      馬兒和同子聽到響動馬上跑了過來,長毛還沒有反應過來,我拉起菠蘿已經跑到了外面。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,我這人就這點好處,得了好處,立馬撤退,誰知道這長毛什么來歷。

      謝謝你呀!菠蘿聲音很甜。

      你丫出的什么彩,知道那逼毛什么來頭嗎?馬兒喘著粗氣跑了過來。

      管他呢?那逼比你還色,沒說兩句就動上了手,找打。我狠狠的說道,我TM覺得自己真像個男人。

      李婷,我在人民路那里,你和吳萍萍過來吧,你都看見了,是呀,這有個燒烤攤,知道了,你過來再說吧,當然我請了,你想哪里去了,好了,過來說,拜拜。菠蘿轉過身笑著打電話,好像在約人。

      還是我請吧,讓女孩子請吃的多不好意思?我可不想得了便宜還賣乖。

      二牛,你小子真不著道,美女要請你,你丫還扭捏個逼呀!馬兒這粗人,我懶得理他。

      二牛?菠蘿可能第一次聽這么好笑的名字,但是鑒于我是她的救命恩人,憋著沒有笑出來。

      我踹了馬兒一腳,馬兒笑著跑開了。

      不一會,翹PP來了,旁邊還帶個女的,咦!不是剛才門口撞到的那個紅裙子嗎?

      馬兒看到翹PP,跟個哈巴狗似的早就湊了過去。翹PP使勁躲閃著,馬兒就是粘著不放,我一把拉過了馬兒。

      六個人來到了燒烤攤鋪,點了燒烤坐了下來,我這才看清楚三位美女的相貌,三位當中,自以菠蘿最漂亮,無論身材身材還是相貌,絕對的極品美女,記得以前上大學的時候見到過類似的一個美女,見了一面,我魂牽夢繞了近兩個月,腦海始終趕不走美女的樣子,奶奶的,我就說今天運氣好,沒想到和夢中情人坐在一起吃燒烤。翹PP姿色居中,大概.米的個子,上面穿一件性感的吊帶,正好配她的迷你群,打扮的很得體時尚,李婷雖然比陳曉雪略遜,但也屬于極品中的上品,是那種有些清純的女孩子,你摸她一下手,她能臉紅半天,看樣子絕對的處,馬兒TM真是好福氣。紅裙子尤物絕對是個超級波霸,難怪剛才那么寬的門,都能撞到它。

      自我介紹一下吧,我叫陳曉雪,這個是李婷,她指了指翹PP,這是吳萍萍,陳曉雪又指了指紅裙子尤物。

      這個叫凌寒,我們叫他馬兒,這個叫李桐,我又指了指同子。

      那你叫什么呀!李婷問道,這次沒有臉紅。不是吧,難道這小妞對我有意思?我心里打起了鼓,可能剛才我把馬兒這超級大流氓給拉走了,她對我心存感激吧。馬兒這鳥人恨恨的看著我,好像我搶了他的妞一樣,他這人特敏感,一句話說不好就能跟你翻臉,你要是搶了他的妞,他能跟你拼命。我趕緊把目光從李婷的臉上調到了陳曉雪臉上。

      我看了看陳曉雪,陳曉雪也正在看我,看著我微笑,我正要說話,陳曉雪估計又在琢磨著我的名字,忍了忍,還是憋不住笑了出來,李婷和吳萍萍不知道怎么回事,被她笑得莫名其妙。

      我叫李二牛。你們叫我二牛好了。我鼓起勇氣說了出來,李婷和吳萍萍聽完了,先是愣了愣,可能他們不會想到這么個帥哥居然會有這樣的名字。就放聲大笑了起來,旁邊的吃燒烤的人都看了過來。本來三個美女就夠搶眼了,現在一笑,一些色狼緊緊還不得借機美美的盯著她們看起來。

      我娘生我大哥的時候,正趕上家里的老黃牛下崽,爹扒了一輩子黃土,斗大的字不識一個,抓了半天腦袋也沒有想出個好名字來,一著急索性指著牛犢子說,就叫大牛吧,于是大哥就有了“大?!钡拿?,生下了我,爹也懶得費這神起名字了,我就直接叫了“二?!?。

      從小學到高中,因為都是鄉下娃,叫貓叫狗的都很多,沒有感覺怎么著,上了大學才知道這個名字有些不雅,下定決心去改掉這個名字。

      說來這里還有段故事,我到學校的派出所去改名字,接待我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美女,那時的審美觀剛從農村轉移到城市,只要比我們村里小媳婦漂亮的女人,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嘴邊有顆美人痣,知道現在我看到有人長痣,首先就會想到她。

      那時是夏天,她們辦公室也沒有開空調,好像說是壞了,這個鳥地方比外面還熱,女人熱的穿了一件白襯衣,可能由于太熱了,女人把胸罩都解下來了,放在背后的柜子里,胸前兩個凸起的點點很明顯,看我的血只往上沖。

      李二牛是吧!女人不耐煩的問道,來改名字的一般都是改些古怪的名字,她也見怪不怪了,所以我的名字沒有引起她任何的異常反應。只是這天氣真TM太燥熱了,女人的心情有些欠佳。

      是的,老師!那時當學生嘴巴也甜,不管見誰都叫老師,女人其實不是正是編制的,聽著我叫老師,她的態度有些改觀。我一邊叫著老師,我一邊往前走了走。表現上好像是為了方便答話,其實我是想著能不能靠近點,看看她襯衣下面的風光。

      你這名要改,得在你們鄉派出所改。女人使勁揮舞這手中的扇子,剛才還不扇扇子,看我走進了,居然扇起了扇子,擺明了就是讓我看看清楚嗎?其實那時我是個大胖子,將近二百斤,一走進,就像個火熱的肉球一樣,女人旁邊的溫度升高了不少。

      可是老師,我的戶口現在已經在學校了。我又往前湊了湊,我終于在一瞬間看到了那襯衣被扇起后那團白白的軟肉,我咽了咽口水。

      你走開點,熱死了??赡苷娴奶珶崃?,她根本就沒有發覺我在看她的咪咪,只是不讓我靠近,這個散熱體熱量太大,烘她!我極其舍不得的往后退了退。女人胸前的凸點隨著扇子的扇動,忽隱忽現,看得我是熱血沸騰。

      老師你就幫我辦辦吧!我索性耍起了無奈,這大熱的天的,為了改個名字回趟家,還要貼上車費,那多不劃算。

      你沒聽到我說話嗎?要在你們鄉派出所改,我這里改不了。女人使勁把扇子砸在了桌子上,扇子不聽話的彈了起來,掉在了地上。這女人更加生氣了,站起來,使勁推開了身后的凳子,彎身去撿扇子。本來就被女人揭開的最上面的兩個口子,這么一彎身,我就覺得眼前白晃晃的兩團肉,差點從她的襯衣里掉了出來。我下面馬上有了反應,為了防止被她看到,我趕緊彎下了腰,女人撿好扇子,奇怪的看著我。

      你怎么了?

      老師我肚子疼,名字下次改。我彎著腰飛也似的跑出了女人的辦公室,跑出門口的時候,不小心被門檻絆了一下,真TMD衰,我狼狽的趴在地上,心里默念道:真是色字當頭一把刀。

      現在的小孩子,走路都不穩當。女人在里面感嘆道,MD,老子摔倒了也不知道過來扶一下,我捂著擦傷的胳膊,一瘸一拐的走了。

      這之后,我按照女人的說法,找到了鄉派出所,不出我所料,鄉派出所說我的戶口不在他們那里,要在戶口所在地改,我被學校派出所和鄉下的派出所像皮球一樣踢了三個月之后,老子對天發誓這一輩子再也不改名字了,以后就叫“李二?!绷?。


    ?

    聚會

    我講完了自己曲折的改名風波,大家都同情的看了看我,只不過我沒有把學校派出所看女人咪咪那一段講出來。

      那我們以后就叫你二牛了。你不介意吧!李婷甜甜的說道。要不是我先看到陳曉雪,說實話李婷絕對是我的首選,我現在是越來越確定李婷對我有意思了,單從馬兒的神情就看得出來,他正對著我吹胡子瞪眼呢?得得,說心里話我不想招惹李婷,別再讓馬兒這渾小子把我和陳曉雪的好事給攪了,那樣我就得不償失了,所以做人一定要專一,就像我認定了陳曉雪,別的女人在我眼中只不過就是一坨×。

      曉雪,你們以后就這么叫我吧?我習慣了。我把視線轉向陳曉雪,干脆沒有搭理李婷。與其說習慣人家叫我二牛,倒不如說是我麻木了。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名字還為我討得了一些女人緣,黃倩在面試的時候,看著我這名也是憋了好久沒笑出來,好在看著我是個帥哥,工作經驗豐富,能力超強,學歷又高(區區在下研究生在讀,屬于半工半讀,家里沒銀子,只能自力更生,說這些話確實自己也覺得有些欠扁,各位諒解,呵呵),對于她這種鉆石王老女,我可以說是絕對的優良品種。這不,我很順利的進入了這家公司,而且破紀錄的,在一個月之內沒有挨過罵,馬兒讓我去申報吉尼斯世界紀錄,被我婉言拒絕了,做人要低調,不是嗎?

      李婷看我不吊她,有些生氣,低下頭吃東西。陳曉雪用眼神示意我,讓我哄哄李婷。奶奶的,我才不到這風口浪尖上去,我推了推馬兒,馬兒會意,馬上拿了幾串里脊肉給了李婷。

      還是馬哥哥細心,知道李婷喜歡吃里脊肉。坐著一直不說話的吳萍萍笑著說道。我一直糾纏于于陳曉雪、李婷、馬兒的明爭暗斗中,卻忽略了這位美女,再怎么說,今晚第一個遇到的還是她。論姿色呢?雖然沒有辦法和陳曉雪和李婷比,但吳萍萍也是標準美人胚子,不過我只看好她胸前的那兩團肉,難怪那個誰誰誰在什么雕塑的時候要把裸女雕塑的手臂切掉,美不能只專注于一樣,比如手就不能雕塑的太漂亮,不然肯定被切掉。就像現在,我只看吳萍萍的胸,她漂亮的臉蛋反倒成了其次。

      這位姐姐,剛才你干嘛走那么急呀!想起剛才迪廳門口的撞咪咪事件,我想試探一樣,也好分散一下李婷對我的關注,以及馬哥哥對我的仇視。同時我又回味起剛才門口相撞那酥軟的感覺,只是在心上人現在就在旁邊坐著,我也不敢表現得過于放肆了。

      誰是你姐姐呀!人家才歲,哦,是你呀!吳萍萍好像不喜歡別人說她年紀大,(女人嘛,都是一個毛病,明明奔三了,還老裝自己二十歲多,人家萍萍姐真實年齡二十多,反倒被我失口叫老了,當然不開心了,呸呸,瞧我這張臭嘴)。吳萍萍好像記起來了門口撞到的就是我,只是不知道她有沒有記起我撞她咪咪的爽事。

      不好意思呀!剛才走的急,沒看到。奶奶的,老子那么一大活人,她居然說沒看到,不過她也算聰明,從她一句話,她擺明了她已經知道我說的是剛才撞咪咪的事情,她本來想故意掩飾一下,沒想到這么一說反而欲蓋彌彰了。

      你們倆認識呀!我們剛才的對話把陳曉雪聽得不知所云了。

      吳萍萍就把剛才門口撞到我的事情講了出來,只是沒有講撞到哪里了。我摸了摸剛才撞到咪咪的手肘,對著她呵呵偷偷的淫笑著,吳萍萍看到了,馬上紅著臉低下頭吃起了東西。

      喝酒!可能剛才把李美人冷落了,這美女發癲一樣的拿起了酒瓶要和我對吹。馬兒這鳥人又瞪著眼看我,MD,你不看好自己的妞,瞪著我干嘛,又不是我讓她調戲我的。我是心里越發憋悶得慌,今晚先不把這個女人搞定,陳曉雪百分百會飛掉,我可不想到嘴的肉,就這么沒了,想到這塊肉,我看了看旁邊的陳曉雪,咽了咽口水。我正尋思著,沒想到陳曉雪居然示意我過去,把性感的小嘴巴湊了過來,我一看,我的乖乖,心怦怦的跳了起來,莫非她要當著這么多人親我,這也太直接了,我不喜歡,現在的女孩子也太不自重了,尤其還是我的女神,這樣不好吧。管TNND,先香一口再說,再說人家女孩子都這么主動了,我還他娘的猶豫什么?我趕忙把臉湊了過去,生怕這機會稍縱即逝,雖然吃了燒烤,喝了酒,陳曉雪還是吐氣如蘭,我就覺得一股淡淡的清香沁入心脾,現在才知道什么叫做美人醉人醉死人了,一下子,本來沒喝多少酒,我卻覺得自己醉得厲害。陳曉雪嘴巴湊在了我的耳朵邊,看這架勢,莫非她要親我耳朵,我的心跳得更加厲害了,耳朵牽引著身體,開始全身麻酥酥的了,比剛才碰到吳萍萍的咪咪還要爽。

      我妹妹李婷可能喜歡上你了。這一句我猶如冷水潑頭,心想要糟了,看樣子,陳曉雪是打算將我拱手相讓了。我看了看李婷,李婷看到我們親昵,小臉氣得通紅通紅的。馬兒這鳥人今天怎么這么慫,也不加把勁把自己妞搞定,李婷凈在這摻和我的美事,不行,再這么著,要壞大事,我索性心一橫,看來不犧牲點,這到手的漂亮妞可能真的要飛了。

      對吹就對吹!不能欺負你女孩子,你一瓶,我兩瓶,我拿起了酒瓶,我這人別的本事沒有,喝酒那是千杯不醉,記得大學時候最高紀錄是瓶,宿舍八個人酒鬼一起去喝酒,結果除了自己,其他人全是我一個個扛回去的,晚上躺在床上看著七個醉鬼,我唧唧歪歪的罵了一晚上,TM的都不能喝,還一個個逞強,害的老子把一個個肉球的跟扛麻袋一樣的扛回來,可累死老子了,得虧老子有00斤的身板,換了別人還真沒轍。也就是那次我才知道了自己有瓶的量,那次前前后后喝了個小時,光TM的廁所就上了二十來趟。啤酒這東西其實也真好,喝完了尿,尿完了還可以繼續喝,只要你有酒量,只要你的尿路暢通,不堵不塞的,喝多少都行。心想先把這小妞灌醉了,不讓她在這跟我搗亂,陳曉雪還不就是我的了。

      吹就吹!李婷可能被陳曉雪對我的親昵動作刺激到了,端起了酒瓶咕嘟嘟的喝了起來。剛喝了一口,李婷撲的一聲把酒吐了出來,喝得太猛,一下子被嗆到了,吳萍萍趕忙搶過了李婷的酒瓶,不讓她喝。李婷一把又搶了過去,對著瓶口吹了起來,有了第一次被嗆的經驗,這次她喝得慢了些。我看著心中有些不忍,但一看小妞中計了,我也樂得奉陪了,一瓶啤酒很快就見底了,我倒沒什么,李婷畢竟是女孩子,而且看樣子,以前也不怎么喝酒,一瓶子酒喝了老半天,還剩大半瓶,任憑陳曉雪和李婷怎么勸她,她都堅持要喝完,我很快解決了一瓶,坐在一旁有些擔心的看著,馬兒這鳥人可能知道了我的用意,也不說話,就在一旁樂呵的看著。還他娘的喝著加油,被陳曉雪過來敲了一下腦袋。我瞪了一眼馬兒,小子敢調戲我的妞,馬兒趕緊雙手合十,朝我作了個揖,李婷這妞還真倔強,愣是把一瓶酒給喝完了,我也不能示弱,又拎了一瓶,在桌角上把瓶蓋磕掉,咕嘟嘟的喝了起來,等我喝完了,大家一齊鼓掌。

      李婷堅持要喝第二瓶,但看她好像就有些暈乎乎了。我想還是點到為止,我朝馬兒使個眼色,馬兒馬上來到了吳萍萍旁邊。

      美女,我們換一下。

      為什么?

      馬兒趴在吳萍萍的耳邊說了幾句,吳萍萍馬上站了起來,坐到了我的身邊。去掉了一個強敵,我想馬上就可以正式向陳曉雪發起總攻了。我本意是讓馬兒過去陪著李婷,也算給兄弟個機會,這馬兒當然知道,可是馬兒這小子不仗義,我心里大叫被人陷害,狠狠瞪了馬兒一眼,馬兒低下頭,偷偷樂著。

      這不,剛送走一位虎,又找來一位狼,我不知道剛才馬兒跟吳萍萍說了什么?但從吳萍萍的舉動來看,這美女或許對我也是動了春心,誰叫TM我手賤,碰了人家咪咪呢?現在想想都后悔,陳曉雪坐在我旁邊樂個不停。馬兒都能看出來,更何況冰雪聰明的陳曉雪,她早就看出了這其中的玄機。我心想你樂什么呀!還不都是因為哥哥心里有你,要不然,兩個大美女送上門,我還能拱手相讓,便宜了馬兒這兔崽子,想想都不甘心,李婷多好一妞,眼看就要被馬兒這流氓給××了,實在是作孽呀!

      我們三一起喝。我決心拉上陳曉雪,本來打算灌醉陳曉雪的,現在看來,有了吳萍萍的摻和,這事還有些麻煩。剛才喝酒的時候我就注意了,吳萍萍和陳曉雪就都是大口的喝,而且很享受的樣子幾口一杯酒就沒了,一看就是兩個喝酒高手,至少酒量都在瓶以上。而李婷則是小口的喝著,所以我才有信心兩瓶酒就把她擺平。本來打算,拼了小命也要把陳曉雪灌醉的,現在看來,一下子要與兩個高手過招,勝算確實小了點,有句老話叫做會喝酒的女人喝不醉,我看這個兩個可能就屬于那種喝不醉的。所以我決定和他們喝快酒,就是再能喝的人,喝起快酒來也很容易醉倒,但這恰恰是我的專長。

      路邊的人看著我們喝酒這架勢,都小聲嘀咕著,這幾個人TMD不是找醉嗎?我也懶得理他們了,拿起酒瓶,叭叭叭叭的在桌角磕著瓶蓋。


    ?

    開房

     誰怕誰呀!陳曉雪笑著拿過了一瓶酒,咕嘟嘟的先喝了起來。哥幾個一看都有些懵了,這小妞真他娘的豪爽呀!我不禁有些自豪,我的妞就是不一樣,喝起酒來都有我的風范在。陳曉雪一口氣就喝完了一瓶,把酒瓶使勁往桌子上一放,拿了個紙巾擦了擦嘴,微笑著看著我。意思好像就是二牛哥哥,看你了!被她這么一看,我立馬渾身酥軟,我的乖乖,比老子還猛呀!各位仁兄,縱橫酒場這么多年,能夠一口悶一瓶的女孩子,我還是頭一次見,奶奶的,能不酥軟嗎?

      我一看這架勢,不行,這么下去準得栽,光對付我的小美人就夠嗆了,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吳大美人,得找個人墊墊底,我看了看馬兒,沖馬兒招了一下手,馬兒的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。我知道這鳥人是有些酒量的,以前喝過幾次,現在他之所以這么保守不喝,就是想著一會和李婷雙宿雙棲,想到這里,我心里頗為不爽,馬兒這淫蟲,好端端的一個姑娘,想到這里,我都不敢想象那場面??戳丝磁吭谧雷由系睦铈?,心里來了主意,心想,這次估計馬兒準得喝。

      你不喝,好,李婷,起來喝酒。這話一出,所有人都惡狠狠的看著我,那意思明擺著,你丫這么沒有人性,人家女孩子都喝成那樣了,你還這么不依不饒。我當然明白他們在想什么了,我也不愿意呀!不過現在沒辦法呀!要想馬兒幫我,只能依靠這妞了。

      李婷聽到我叫她,悠悠的抬起了頭,兩雙眼睛迷迷的看著我,嘴里含糊說著喝酒之類的話,伸手從桌子上拿起了酒杯,咕嘟又喝了一口,然后又趴在了桌在上。我還想叫李婷起來,馬兒看不下去了,拉住了我的手,我心想,丫丫個呸,剛才不是很拽的不喝嗎?老子總有招讓你喝。

      好,牛哥,夠意思!我喝。要說這馬兒這丫還真有義氣,一看我猛灌他的妞,馬上拎起了酒瓶子對著吹了起來,總算還知道憐香惜玉。

      吳萍萍坐在一旁呵呵樂著,她可能也覺得刺激,見過人喝酒,沒見過人這么玩命喝的。我心想,你TM的樂個屁呀,喝酒的事情還不都是因為你挑起來的。要不然老子也不至于出此下策,有些恨恨的看著吳萍萍。先從她下手了,我拎著瓶子到了她的面前。

      吳大美女,我敬你一瓶。說完,我咕嘟嘟的喝了起來。吳萍萍也不示弱,拿起一瓶酒,倒在了杯子里,小嘴一張,一口就悶掉了。TNND,今天老子算是長了見識了,那么個性感的小洞洞也這么能喝。

      我這邊剛和吳萍萍喝上,馬兒這賤逼已經拉著陳曉雪喝了起來,陳曉雪可能真有些酒量,一點也不在乎,馬兒敬多少,她就喝多少,一點也不猶豫。說實話,這一點,我也不得不佩服陳曉雪了。馬兒擺明了是要報我折騰李婷之仇,意思是你折騰我的妞,我就折騰你的妞,所以說,有了女人,做兄弟都難。我本來要插一杠子進去阻止他欺負陳曉雪的,是男人肯定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心上人被人這么欺負。但轉念想想,看陳曉雪這架勢,沒有馬兒灌她,我這要灌醉她,還真要費些功夫。馬兒這樣無形當中是幫了我的忙。

      同子,你也喝呀!本來馬兒酒量還可以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才過三瓶,這小子就有些口齒不清,這不又跑到同子面前,舉起酒瓶要和同子對吹。同子雖然一天到晚的跟著我們混,他這個人其實比較內向的,再加上特殊的性取向,這個人就更加顯得怪了,而且平時也不見他怎么喝酒,準確點說,他是滴酒不沾的。忘記介紹馬兒了,可不準笑話他,他以前也是一純爺們,后來認識幾個女的,只能說遇人不淑,幾番折騰,同子干脆改變了性取向,由于涉及個人隱私,往去的故事我就不一一道來了,喝酒要緊,不是。

      馬兒,你知道的,我不喝酒的。同子有些為難的說道。其實我們都清楚馬兒滴酒不沾也是有特殊原因的,只是馬兒這時已經有些醉了,早就把這茬給忘記了。

      拉倒吧!哪有人不喝酒的,那,你看這幾個美女妹妹都喝上了,你個爺們還扭捏了JB,除非你TMD不是男人!喝!馬兒看來真的有些醉了,除了身體站不穩外,已經開始大舌頭了。我扭頭看看我的妞,還是坦然自若,我剛才和吳萍萍拼酒,也不知道他們喝了多少了,心里暗自佩服陳曉雪好酒量。

      同子最不喜歡的就是別人說他不是男人,一聽這話,一向滴酒不沾的同子也咕嘟一下喝了一杯,臉馬上就紅了。我心想馬兒真不是東西,怎么能這么對自己兄弟。

      同子,沒事吧!我拍了拍同子的肩膀。

      沒事!大家開心嘛!同子笑了笑。

      我的乖乖,這些人都怎么了?我搖搖頭,陳曉雪還朝笑著看著我,也不知道怎么了,這個小美人一晚上都是樂呵呵的,愈發先得嬌媚動人了。

      怎么了?美女!開心吧!我拿著瓶酒湊到了她的身邊。我想是時候動手了,這美人半醉不醉的時候,最適合調情了。

      開心!很久沒有這么開心了。痛快!陳曉雪笑著說道,看來陳曉雪真是性情中人,我心想自己真沒有選錯人。

      來,喝酒!吳萍萍一看我和陳曉雪湊到了一起。從后面拽了拽我,我回頭一看,吳萍萍好像已經喝大了,本以為她還是有些酒量的,沒想到剛吹了兩瓶就不行了。

      你今天艷福不淺!陳曉雪拍了拍我,用性感的笑嘴巴呶呶吳萍萍的方向,我苦笑了一下,她們都是一廂情愿,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呢?不知道陳曉雪心里有沒有我。

      喝酒有這么一條規律,太開心或者太痛苦都很容易醉,當然這是一家之言,有人說越是發愁的人越喝不醉,但是看看今晚的狀況,我就知道了,都醉了,陳曉雪、我、吳萍萍是因為開心而醉,馬兒、李婷、同子是因為郁悶而醉。

      一看時間不早了,我也有些暈乎乎的了,我看看表,他娘的都快一點了。這么多人都差不多醉了,就連一直豎立不倒的陳曉雪也有些醉話連篇了,我想得了,這么著大家肯定回不去了??纯瓷砗蟮暮乐泻来缶频?,就這了。

      我開了兩個房間,女的一間在,男的一間在。我在那辦著入住手續。前臺的MM看了看我們。這MM長得挺清秀的,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那幾個,然后有看看我,兩個酒窩甜甜的掛在嘴邊,我這人挺喜歡有酒窩的MM的,好像陳曉雪也有,我這腦袋怎么了,也記不起來陳曉雪有沒有酒窩了,看來真是醉了。

      我要喝,我沒醉!馬兒這逼人原來挺有酒品的,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撒起了酒瘋,邊說,還吐著白沫,真他娘的臟,一個人抱著酒店的門,坐在地上在那說著。倒是李婷妹妹安靜,躺在前臺旁邊的沙發上靜靜的睡著了,這妹妹有個不好的習慣,睡覺流哈喇子,這不,人家的沙發上已經流了一灘,陳曉雪晃晃悠悠的拿著紙巾過去給她擦。同子躺在沙發邊上,一會抬起頭,一會又把頭磕在沙發上。吳萍萍趴在我的肩膀上,好像已經睡著了,雙手搭在我的脖子上,我被勒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。

      大哥,你們怎么喝這么醉呀!我無奈的搖搖頭,不搖頭還好,這么一搖,我就馬上感覺暈乎乎的。

      喝,喝,喝大了,都!我就覺得自己的舌頭也有些繞,說話不那么利索了。摸索著找兜,MD,這都兜在哪里?前臺MM等了半天不見我拿錢包出來,就從里面繞出來,拉著我的手,幫我放進了口袋里,我只覺得那小手軟呼呼的,拉著我的手的時候很舒服,真想握著好好摸摸。好不容易,我把錢包從褲兜里掏了出來。

      我看同子還能動,打算讓陳曉雪和吳萍萍扶他到,現在能站著的就只有我們三個了,李婷醉得不省人事了,剛才我們拼酒的時候,她一會起來喝一點,過一會又起來喝一點,一晚上也沒有少喝,看他這樣,看來是非得我抱上去了。

      醒,醒來,你和陳曉雪先幫我把同子送,送,我,我送,送李婷去,去。我拉起了吳萍萍,吳萍萍用手摸了摸嘴。

      你說什么?她慢騰騰的說著。

      你,你,跟我扶同子。陳曉雪搖搖晃晃的拉著同樣搖搖晃晃的吳萍萍一起來到了同子面前。我跟著過去了。

      同,同子,醒醒,兩,兩美女送你上樓。同子聽我喊他,慢慢抬起了頭,睜開了眼睛,我使勁一拉同子,真他娘的沉,好在同子很爭氣的站了起來。

      我行,行,行的,你去照顧李婷吧,她真喝大了。陳曉雪搖搖晃晃的把我推到了李婷面前,我看了看李美人,此時,李婷的哈喇子已經被陳曉雪清理干凈,李婷就像一個睡美人一樣,紅撲撲的臉蛋就像熟透的紅蘋果一樣,我真想一口咬上去,我伸手摸了摸蘋果,燙燙的,我輕輕的拉了拉她,將她的腦袋放在我的臂彎里,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充斥著我的鼻孔,刺激著我的神經,我看著那蘋果,慢慢的將嘴湊了過去,此刻完全忘記了陳曉雪就在身后。

      喝酒,王八蛋,喝酒!李婷一巴掌甩了過來,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我的臉上,我TM超級郁悶!沒吃到,反而被打了一下。這一打有些清醒了,我才記起陳曉雪在后面,趕緊轉頭一看,好在陳曉雪他們已經搖搖晃晃的走向電梯那邊,估計沒有看到剛才我親李婷那一幕。

      電梯門開了,陳曉雪、吳萍萍扶著同子進了電梯,我看著那數字到了樓,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龐,再也不敢輕薄李婷了。我拉過李婷,從腦袋下面抄了手過去,另一只手從她的腰下面彎了進去。我的臂彎接觸到了她滑溜溜的身體,好半天我都舍不得動,真想伸到衣服里面好好撫摸她性感的后背。我一用勁,把李婷抱了起來,走向電梯。雖然我現在個頭還是那么大,這些年通過我努力減肥,我已經從原來的00斤減到了斤,按這個頭,已經屬于一般體重了。

      李婷在我的懷里,將頭深深的埋進了我的胸脯里,我懷里抱著這美人,心里顫顫的,如果,我說如果今晚只有我和李婷兩個人,孤男寡女,干柴烈火,肯定會演繹出來一段完美的艷遇。我看看李婷的臉蛋,電梯正在往上,我低下頭,結結實實的在她的臉上留下了我的唇印,真他奶奶的爽??上в羞@么多人在,還有陳曉雪,可是現在,馬兒還在下面。一想到馬兒我就窩火,本來只是讓他幫幫我的,現在倒好,我得一個個的料理了。


    ?

    出事

     找前臺MM幫我按了電梯,我上個樓。

      我把李婷輕輕放在地上,用房卡開了門,抱起了李婷進了房間,這是一個單人間,里面有張很大的床,我以前也帶女的來這里開過房,很喜歡這里的大床,我把李婷輕輕的放到床上,由于剛才的一番摟抱,李婷的超薄吊帶,已經有些移位,我看了一眼,這不看不要緊,一看,我下面馬上起了反應,李婷的乳房在胸罩的包裹下,現在已經和移位的吊帶剝離了,深深的乳溝一下子映入了我的眼簾。我低下頭,在李婷的乳溝上輕輕的吻了一下。

      先生,麻煩你把樓下那位先生趕緊背上來。他在下面鬧個不停。是前臺MM的聲音,可能她看見門開著,就跟了進來,我從李婷的身上依依不舍的爬了起來。瞪了前臺MM一眼,MD,壞老子的好事,經過她身旁的時候,腳下不穩,差點摔倒了,前臺MM趕緊扶住了我,我頭碰到了她前面,軟軟的兩團肉,很舒服,她馬上躲開了。我一下子失去了著力點,立馬摔倒在地上。

      你躲什么呀!

      你頭碰到我那里了。前臺MM害羞的說道。

      好了,你扶我下去,我去把那頭豬扛上來。

      前臺MM格格的笑著,可能被我的話逗樂了,看來她頂不喜歡馬兒的,也難怪,就現在馬兒那慫樣,是個女孩子都不喜歡。剛才抱著李婷上來,又經過了剛才的事情,我的腦袋愈發的暈了,雖然還和前臺MM調著情,但腦袋已經越來越糊涂了,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和她調情,可能是本性使然吧。

      MD,誰開的窗戶,剛一出門就被樓道里的大風猛得吹了一下,我打了個冷顫,好像清醒了一點,我搖搖腦袋,和前臺MM晃晃悠悠的一起下了樓。

      馬兒那慫人現在安靜了些,跟個死豬一樣的躺在沙發上,我有些佩服的看了看前臺MM,看來剛才是她把馬兒從地上拉到了沙發上。

      謝謝你!我說了句。

      不客氣!前臺MM笑著說。

      我是記不清怎么背上的馬兒,反正我拉了他幾下,我嘴里罵著,拉不動,就把馬兒背了上去。

      到了門口,我有些懵了,剛才被風一吹,此刻我的腦袋里再一想數字,愈發的暈了,倒底男的?還是是男的,兩個門正好對著,奶奶的,這什么酒店,越是想著這個,腦袋愈發的糊涂,實在背不動了,此刻,不要說分辨能力,我連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了,只是知道或者吧是我開的房間,至于為什么開房間,憑我現在能思維的幾根神經線是無法分析出來了。好在還知道比較近,就將馬兒送了進去,我閉著眼睛,一把把馬兒甩到了床上,真想好好踹他一腳,剛放下馬兒,我一下子癱在了床邊,實在是沒有力氣再動了,靠著床邊不知不覺的我就睡著了。

      ??!早上被一個刺耳的聲音給吵醒了,我揉揉眼睛,MD!腦袋疼得厲害。我看看,只見李婷裹著毛巾被站在床前,馬兒赤裸著身子坐在我的旁邊。雪白的床單上一片殷紅,我立馬懵了。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?只記得當時先送李婷上樓到,不對,是先到,然后下樓背馬兒,然后我進了,不是,糟糕,我們進了!天呀!怎么會這樣。我把一個處女送給了一個禽獸的嘴邊。

      對,對不起,我!馬兒有些驚慌失措了,可能連他做夢自己也沒有想到李婷還是個處女,我看著有些呆滯的李婷和有些無措的馬兒,心里刺痛的,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幕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,我的心就像倒坍的大樓一樣,頓時沉了下來。我在見到李婷的時候,就已經分析過了,三個美女當中,唯一的可能是處女的就是李婷,沒想到居然被我言中了,但是現在,醉酒后的現在,這一切都不存在了,我有種莫名的傷感涌上了心頭。

      不好,我馬上意識到了同子和陳曉雪、吳萍萍可能還在一個房間,我趕緊飛也似的跑到了對面的,使勁砸起了門。

      誰呀!這么早。當陳曉雪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,我看著她依然穿著昨晚的衣服,我的心才放了下來。我進了屋,找了半天,終于在廁所的馬桶旁找到了同子。

      怎么了?大清早的??次壹贝掖业恼抑?。

      出事了!我坐在床邊,敲了敲腦袋。陳曉雪一聽,臉上馬上變了顏色,趕緊跑到了對面。

      我叫醒了同子,帶著馬兒離開了酒店。

      上午回到公司,三個人還都迷迷糊糊的,打不起精神,黃倩也不知道找了什么理由,把馬兒和同子叫去臭罵了一頓。那聲音不亞于北方夏天的打雷。馬兒和同子兩人低著頭,有些瀕臨崩潰的走出了那變態的房間,我趕緊湊了上去。

      怎么了?

      還不是單子的事情,不說了,郁悶。馬兒坐回了辦公桌,在桌子邊上發呆,不知道這鳥人在想單子,還是在想李婷。

      李二牛,你進來。黃倩在里面大聲叫道。奶奶的,不是連我也不能幸免吧,想想不會呀,前兩天老子才弄了個十萬的大單,這騷娘們還拍老子肩膀讓老子好好干呢?再說我還有好幾個意向單正在談,老板這么精明的人,怎么可能在這節骨眼上潑我冷水呢?再怎么說,從某種意義上我還算是她的寵臣呢,。我一邊尋思著,一邊進了那個煞氣十足的辦公室。

      一進黃倩的辦公室,就覺得里面陰森森的,與之極其不協調的是那迎面撲來的香氣,NND,差點把老子熏暈了。這個辦公室我從進公司開始到現在一共只來過三次,第一次是面試,第二次是我第一次交單的時候,再有一次就是上次我有了大單,她夸我那次。這個鳥辦公室,是個是非之地,能不來盡量不來。正想著,我就覺得后背發麻,不好,我的個乖乖,說不定這女人又要發癲,剛才把馬兒和同子像狗屎一樣的臭罵,這次輪到老子了。我低著頭來到了她的辦公桌面前,她用的也不知道什么牌子的香水,特別的嗆人,我從一進來,就感到好像被襲擊了一下,我這人有鼻敏感,尤其聞不得這么沖的香水味。但在這變態女人的辦公室里,誰敢打噴嚏呀!越是往她跟前,這種香水味越濃,我努力克制著,這種感覺真TM的難受。這女人以前不是不擦香水的嗎?今天怎么這么SB擦起了香水,我抬頭看了看,只見她正YIN笑著看著我。奶奶的什么意思?莫非要JIAN我,不是吧,就在這辦公室,我看了看,百葉窗都沒有拉上,這也太光明正大了,變態就是變態,她是女人都不怕,老子怕什么?老子豁出去了,阿嚏!我把剛才一直憋著的那個噴嚏,重重的打了出來,真他娘的爽!

      對不起,可能感冒了!我連忙道歉,雖然人家有意,我也不能太招搖,萬一像傳說中說的那樣,她性方面很厲害,老子還不死翹翹了,雖然老子也曾在這方面自信過,可誰知道這變態的功力多深呀,看來現在還不能招惹這母老虎。

      沒關系!先坐吧!看慣了她罵人,突然對我笑,我覺得有些瘆得慌,莫非這女人真的對我有意思,我看也差不多,看她現在這樣子,我更加肯定了自己剛才的想法。還有從我一進公司她就對我百般照顧,現在還對著我一直YIN笑??蓜e,我現在怎么著也是心有所屬的人,我抑制住自己的胡思亂想,慢慢的坐了下來,抬頭看黃倩,奶奶的,說心里話,我還真有些怕這變態,她能把人罵哭了,我可不想在她面前哭。剛才一進來,老子就瞟了變態一眼,就一直低著頭,現在看她的溫柔,我才覺得她還算是個女人,奶奶的,女人又不是老虎,怕她什么,這才敢抬起頭來。她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外套,長長的秀發盤在腦后,長得妖艷動人,如果她不是我的老板,我肯定發了瘋的追她,這種人間極品怎么可以便宜別人呢。只是目前,此情此景之下,我是她一個小小的職員,她是我頂著頭的上司,我只能遠觀,不能褻玩了。想想自己從進來到現在,心里想了這么多,矛盾了這么長時間,有了這么多想法,奶奶的,這女人真是尤物,老子快為她癲狂了。

      二牛呀!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張總的單子簽下來了,有六十萬,恭喜你呀!

      什么?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絕對的是出乎意料,比馬兒上了李婷還要意外。我立馬站了起來,黃倩口中的張總是我最近跑的一個客戶,我去了很多次,嘴皮子都快磨破了(騙黃倩的,里面另有內情),還是被那個張B(請各位允許我這么叫他,這B太可恨了)給拒絕了,其實從第一次見到張B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單子成不了。事情是這樣的,那天我去的時候,張B正在開會,我就在辦公室外面等了三個小時,說來也是我這人賤,看人家女秘書張燕漂亮,就和她聊了起來,當然,此次非典型性長談,我無非就是打發無聊的等待時間,我可以對天發誓,我對這妞從開始的時候不怎么感興趣,我承認雖然她也很漂亮,但我一眼看得出她屬于SB的那種類型的,這種女人我不喜歡,無非就是套套近乎,順便撈撈張B的底。誰知我是沒這想法,張燕卻極有這想法,所以說這女人SB,我畢竟只是個拉業務的,我和她在0.00秒之前完全還是個陌生人,她怎么可以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喜歡上我呀?。ㄟ@話有些欠揍,不好意思,各位大哥,實話實話而已,望見諒?。?/p>


    ?

    拉單

      我雖無心插柳,她倒好,乘著我和她聊天就把柳插上了。也就在這短短的三個小時里,她一見鐘情的愛上了我,這話不是我說的,是張燕自己說的。千不該萬不該,最不應該的是,張B開完會,出門就看到我正和張燕調情,張B那張驢臉拉得老長,一甩門就走了,看著有些驚慌失措的張燕,我還是不明就里。后來我才打聽到,張燕原來是張B的二奶,我一看這奶奶的,難怪當時他會那么生氣,乘著他開會,我給他戴綠帽子,他能不生氣。我的天呀!六十萬的單子呀!現在看來八成沒戲了,可惜呀!。最讓我難受的是,黃倩對這單子是志在必得,可是她哪里知道我已經得罪了張B呀!這些天我是使勁了渾身解數,還是不能將張B拿下,準確的說,他給我磨破嘴皮子的機會也就給了一次,短短的二十分鐘(我說自己磨破嘴皮子,是說給黃倩聽的,或許她也了解張B這人,知道他是個難纏的B,所以才沒有對我大動干戈,要讓她知道我是因為調戲了張B的小蜜而砸了單子,我還不死翹翹了。之所以說黃倩對這單子志在必得,可能是上次的單子,讓她對我充滿了信心,我的乖乖,真是抬舉了我,可是現在,老子恐怕惟有嘆氣了。

      后來想想實在是沒有辦法,我也只能孤注一擲了,總不能讓黃美女對我失望吧!想了好幾個晚上,我知道問題就在張燕身上,那倒不如索性將錯就錯吧,或許還有轉機,拿定了主意,我就開始進攻那女的。人常說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,我是拼命的往這個叫做張燕的女人身上砸錢,出錢又賣色,按理說這女人不缺錢,之所以我要這么做,是不想讓她懷疑我對她別有用心,我知道如果讓她有一點點感覺我是利用她,這事他娘的準得砸,幾番折騰,我和這小騷娘就差上床了。當然我和這女人交往的底線就在于上不上床,這點很重要,上了床一切也就結束了,BZ無情,戲子無義,我可是深知這一點。對于我來說,結束不應該是上床后,真正結束的時候應該是張B簽了這單子。

      我這人就這點好,能忍,每次在欲望的邊緣的時候,我總是能竭力控制住。我開始對張燕若即若離,這一招我是在一個女人那里學的,當一個人愛上你的時候,你就對她冷淡一些,甚至不理她,那個人百分百會發瘋,甚至發狂,我以前切身體驗過,所以明白個中道理,當然這不是重點,這里就不講了,往事不堪回首呀!

      這招果然湊效,張燕看我每天皺著眉頭,就問我怎么了?我假裝猶豫了很久,才把單子的事情告訴了她,還編了一套說辭,說黃倩怎么怎么逼我,張燕可能見過黃倩,從她的眼神中,我看得出來她對于黃倩是嫉妒的,還當著我的面把黃倩罵了一頓,然后拍拍大胸脯,說這件事包在她身上,我看著她晃動的大MM,差點忍不住,為了掩飾,趕緊激動的摟住了她,免得讓她看到我春心蕩漾,給我霸王硬上弓就糟了。

      本來只是孤注一擲的試試看的,沒有想到張燕這女人的能量居然這么大,其實我也猜得到,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強的,而且這種能量爆發出來是無窮的,從那天張燕罵黃倩那咬牙切齒的樣,我就知道這事把黃倩也繞進去了,只是不知道她跟張B說了什么讓他回心轉意的,這不,本來沒點希望的事情,張B居然答應給簽了,或許連黃倩都出乎意料,要不然今天也不會這么吃驚了。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我在這里面花了多大的本錢,連自己也差點賣了一回。

      黃倩公司的提成相當高,一般都是業績的百分之八,也就是說,我自己算著,一萬提成八百,十萬提成八千,六十萬,我的乖乖,我光這筆提成就有.萬了,這也就是我剛才歡呼雀躍的原因,當然不能在黃倩面前表現的太過張揚,再次強調,做人要低調,我坐了下來,安安靜靜的聽黃倩說話,我現在覺得黃倩TMD真是漂亮,如果,我說如果她允許的話,我現在就想撲過去,給她深情的一吻,我愛死你了,黃倩。

      晚上你和我一起請張總吃飯,順便把合同簽了。黃倩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了我的身后,用手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。黃倩這女人,由于別人詆毀的太多,我一向對她是有些成見的,但是她一直對我也很好,此時此刻我是再也無法對她有成見了,而且她正在摸著我,還是個極品美女,又是我頂頭上司,如果不是在辦公室,如果條件允許的話,我想我早就把她按倒在桌子上××了。

      好了,你去準備一下簽合同的資料,下班了,我在樓下等你。我趕緊起身,走了出來,快走出來時候,我做了一個很夸張的慶祝勝利的動作,只聽見背后有女人格格的笑聲,我心想,這才是真正的女人。

      我走出來的時候,同事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的看著我,原因很簡單,我進去之后,里面沒有咆哮聲,我出來的時候,里面還格格的笑著。有個好事者,居然跑到我的面前,抓了我的JB一下。MD,都是一樣的構造,也不見得比我帥多少,咋就有這大能耐呢?我踹了那鳥人一腳,我明白他的意思,這逼人是和我同一天進公司,從進來第一天開始每天都被黃倩罵得狗血噴頭,有一次差點被罵哭了,難怪他會嫉妒我呢?

      我看了看馬兒和同子,兩個人好像沒有睡醒一樣,尤其是馬兒,跟著了魔一樣,癡癡呆呆的。

      兄弟,怎么了?被罵傻了?

      馬兒回頭看了看我,這鳥人一向反應很快的,沒想到這次居然好半天才回過頭了,看一我一眼,又傻呆呆的轉回了腦袋。

      真TMD瘋了!

      下班的時候,老板那輛紅色的BWM早就扎眼的停在了那里,其他同事和老板打完招呼,就跟狗攆似的飛奔著跑了。只留下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紅色寶馬前。

      我拉開車門,坐了進去,早上刺鼻的香水味已經換成了淡淡的香味,我有些感激的看了看黃倩,原來黃倩這么善解人意,她早就知道了我早上打噴嚏不是因為感冒,這還是白天那個頤指氣使的變態魔頭嗎?不是,絕對不是,這是一個真正的女人,一個活色生香的女人,一個妖艷的女人,一個善解人意的女人,一個性感的女人。

      早上就知道你不是感冒了,鼻子過敏吧!黃倩笑著,完全和白天罵人的時候是兩個樣子。我仔細打量起黃倩來,盤著的頭發早就放了下來,一頭卷發披散著,頭發里散發著淡淡的清香,原來剛才的香味就來自這里。里面穿著紅色的襯衣,外面配一個白色的外套,下面是黑色的呢子裙。我靠,這套性感的行頭怎么看起來這么熟悉呀!對了,這不是《愛人》里面那個女主角的打扮嗎?我日他個仙人板板,我估計黃倩肯定沒有看過《愛人》,要不然肯定不會這么打扮,但這么打扮著實漂亮,而且我的這位美女老板比劇情中的那個美女有過之而無不及,我的欲望一下子被挑了起來,腦子里盡是《愛人》里ML的場面,不該在這種場合起來的地方不知不覺的就起來,我有些尷尬的玩玩腰,理理衣服,用衣服把那里蓋住,可還是脹得難受。

      看什么?黃倩看我一直盯著她看,她哪里知道我的內心活動,眼睛撇了撇我下面的凸起,紅著臉轉過了頭。

      黃總,你今天真漂亮??赡芤仓挥形腋疫@么調戲我們的老板了,但是這句話絕對是我發自內心的一句話,我發誓!

      謝謝!她居然對著我說了聲謝謝,我的天呀!她像個小女生一樣害羞的低下了頭,我的乖乖,誰會相信這就是白天那個頤指氣使,罵人超級狠的變態呀!

      我這人有一個很大的優點,這不是我自夸,就是任何都能保持冷靜的頭腦。有時都覺得自己現在是與狼共舞,哪一天萬一她發癲了,倒霉的還是老子,乖乖,我還是趕緊把自己齷齪的幻想趕走吧。雖然心里這么想,但這么一個尤物就在自己旁邊,心還是怦怦的跳個不停,初戀?我的天!怎么會有這種感覺,我轉過頭看了看美女,她居然在微微的笑著,不會是和我想到一起了吧!感謝老天爺呀!


    ?



    未完待續...
    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閱讀后續精彩情節


    夜里十大禁用APP软件破解版,色爱区综合五月激情,亚洲欧美综合区丁香五月小说,唯美清纯论坛